小說免費閱讀 > 玄幻小說 > 慶余年 > 正文卷 第六卷殿前歡 第一百六十四章 紙入湖而魚動,袖開帷而人歿

正文卷 第六卷殿前歡 第一百六十四章 紙入湖而魚動,袖開帷而人歿(1/3)

推薦閱讀: 血族暴君 召喚玩家來修仙 歸墟 重生最強女帝 一劍往西 金牌秘書 鳳霸天下極品小太后 聽說你是我的黑粉 穿越超神學院之墮天使 執掌天穹 當家萬萬歲 和魔道帝尊成親是什么體驗 我是一個洞府 上門神豪何金銀 異界黑暗料理

    只用了一個夜晚,從大東山上走下來的人們便處理完了所有的事(情qíng),慶國歷史上第一次亮在白晝中的謀反,慘淡收場,至少是弒君一事慘淡收場,再也翻不起任何波濤,包括皇帝在內的所有人,卻有些冷血而略略緊張地等待著十數(日rì)后京都的變化。

    皇帝其時已經十分疲憊,除掉苦荷和四顧劍兩位大宗師,固然是他人生當中最華麗的一頁,卻也耗損了他太多的實力和精神,尤其是這種漫長謀劃成為現實后,在精神上所帶來的一些影響,讓此時的他,遠沒有人們看著的那般強大。

    在他的這一生中,眼下這個階段其實是他最虛弱,最容易被擊敗的時辰,然而沒有人發現這一點,也沒有人敢利用這一點。因為數萬州軍除了包圍大東山,封鎖消息之外,還在拼命地追殺著東夷城和北齊潛入國境的兩路勢力。

    老虎在打盹,卻強行瞇著眼睛,耀出寒光,將那些敢來冒犯他的人物,嚇成了狼狽而逃的獵物,上杉虎單人匹馬,卻要帶著苦荷北上,自然無力做些什么,而眼下暫時主持東夷城事務的云之瀾,雖然也是一代劍術大家,卻不是兵法大家,根本想不到此時可以奮勇殺個回馬槍,謀求一些驚天動地的效果,這和勇氣無關。

    監察院也已經行動起來,事先調拔好的三路巡查司人物已經密布在由東山路往京都去的每條道路上,陳萍萍雖然人在京都,可他手下這些部屬依舊發揮了監察院的強大光榮傳統,展現了極為可怕的信息封鎖能力。

    無論是上杉虎還是東夷城,即便他們能夠在路途中放出消息,通知遠在京都的長公主,也不可能在數(日rì)之內做到,加之繞路遠行一路躲避追殺,大東山的真相傳到京都,要比平常的時辰,慢上十來(日rì)。

    信息傳遞不便,卻給皇帝陳萍萍帶來了大方便。

    這個時候,范閑正在群山深處與燕小乙進行著最后的拼殺,他并不知道大東山上發生了什么,等他成功地殺死燕小乙,進入宋國,再由燕京南下后,大東山上逃下來的人們,才突出了群山,突進了東夷城的勢力范圍。

    范閑的運氣不好,他從宋國離開早了幾天,所以沒有聽到那個消息,等他進入慶國國境不久,燕京大營的主帥已經領了密旨,暗中接手了群龍無首的征北營,同時將三國之間的國境,強行斷絕開來。

    而且更奇妙的是,不論是北齊還是東夷回去的人們,似乎都在下意識里閉緊了嘴唇,北齊小皇帝收到消息的時候已經很晚了,即便他往南方長公主處傳信,也來不及改變任何事(情qíng),而東夷城的四顧劍……這位重傷將死的狂人,不知為何,卻沒有試圖通知京都的李云睿。

    道理其實很簡單,一旦皇帝未死的消息傳回京都,只怕慶國內亂會在沒有開始的時候就結束,慶國的國力不會受到任何損失,這是四顧劍非常不愿意看到的。

    如今的四顧劍必須考慮自己死后東夷城的去路,為了拖延慶帝一統天下的腳步,讓長公主晚幾(日rì)知道皇帝未死的消息,或許更符合東夷城的利益——如果能夠讓長公主在京都里大鬧一場,慶國國力必將受損,大戰一起,沒有兩三年的功夫,慶國無法恢復元氣,對外出兵。

    當然,燕京并滄州兩地已經(禁jìn)嚴,范閑入京不久,京都便已封城,四顧劍就算想通知李云睿,也沒有這么簡單。最可怖的是,慶帝似乎連四顧劍此時的想法都算的清清楚楚,大宗師們之間的心意,果然是那般的相通。

    還有一個最關鍵的問題,那就是范閑的安全,只要范閑能夠成功地突破燕小乙這個關口,回到京都……四顧劍為東夷城的將來考慮,便不能讓范閑這么早便死了。

    在生命中最后的(日rì)子,大宗師需要考慮的東西更多、更遠、更深沉,他們在慶帝手上輸了最關鍵的一仗,卻把希望留在了將來,留在了那個此時看來,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是東夷城希望的……范閑(身shēn)上。

    這些都是在十幾(日rì)之后才會發生的事(情qíng),慶國皇帝陛下不是精密的計算機,他也只能推斷出大概的可能,好在事態的發展與他的分析相去并不太遠。

    處置完大東山一事后,他并未在山下停留,而連夜往西北方向去,直抵濼州,于凌晨入城,進駐了東山路總督侯詠志的總督府。

    是(日rì),濼州城全城(禁jìn)嚴,跟隨陛下北進的江北路州軍奉旨意接替當地州軍看防重任,十數位大臣以及內廷的太監高手,將整座總督府控制起來。

    濼州城的百姓們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一切,不知道從哪里忽然來了這么多面孔陌生的士兵,而且這些士兵的眼神非常不善,看著像是野獸一樣,(身shēn)上還帶著淡淡的血腥味道,明顯是剛從戰場上下來。

    士兵們在濼州城的大街上巡視著,面帶警惕地注視著四周的一切,給這座東山路最大的城池帶去了肅然之意,壓迫得那些尋常百姓,再也不敢在街上竊竊私議,除了必要的一些事(情qíng)之外,大多數時間都心驚膽顫地縮回了房內。

    東山路總督府內,總督大人侯詠志跪在皇帝的面前,并不如何心驚膽顫,面色只是有如死灰,磕了兩個頭后,便一言不發,因為他知道自己必將一死,只是不知道是將要受千刀萬剮,還是五馬分尸,從加入到長公主的計劃中,他便知道失敗的下場是什么。

    只是他沒有想到,陛下會如此輕易地破解了大東山的局面,在所有人都沒有來得及反應之前,如一枝鋒利的箭羽般,刺入了總督府中,赫然降臨在自己的面前。

    皇帝沒有看他,臉上也沒有失望,因為他知道自己腳下跪著的這位大臣,必將成為慶國三十年來第一位在任上被處死的總督,他只是冷漠地計算著(日rì)子,看看自己能不能給妹妹留下足夠的時間。

    濼州城成了一座死城,沒有任何人可以離開,即便是長公主在東山路里埋了眼線,也根本不知道總督府里發生了什么,而城外有些人注意到了這座城的異象,開始向京都傳遞消息,然而每每突程不過數十里,便被監察院化裝成各式各樣人物的密探取了(性xìng)命。

    陳萍萍在這三個方向上投入了監察院高達四成的人力,也難怪他在京都周圍被迫引著京都守備師打游擊,老院長為了陛下的旨意,算了下了血本。

    就這樣在濼州城內沉默地等了些(日rì)子,估算著時間,應該大東山上皇帝的死訊應該已經傳入了京都,而范閑也應該領著遺旨到了,濼州城總督府內皇帝的臉色才稍微好看了一些。

    又過數(日rì),朝廷加急密報從京都發至天下數路總督府,尤其是對東山路濼州府的密報,更是以最快的速度到達,開始質詢大東山的真相,以求確認。

    皇帝很理所

第(1/3)頁,-->>(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本文網址正文卷 第六卷殿前歡 第一百六十四章 紙入湖而魚動,袖開帷而人歿:http://xdhtgt.cn/book/11688/2936634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xs.aazao.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